400-608-8029
heyong@sld-cctv.com

联系我们Contact us

  • phone:400-608-8029
  • fax: 0755-86007136
  • Email:heyong@sld-cctv.com
  • address:广东省深圳市龙华区观澜街道1301号银星智界1期2号楼11楼

施罗德工业-全国城市地下管廊建设形势综述!

来源:管道无损检测国产领导品牌 丨作者:施罗德

万亿级地下管廊建设开始进入爆发期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以下简称“住建部”)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147个城市28个县已累计开工建设城市地下综合管廊2005公里。

中冶集团相关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城市地下综合管廊的开发建设在与PPP(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等主流商业模式的结合中,呈现出“投资巨大、成本高昂、回收期长及设计寿命期许高”等特点,很大程度上影响着各地政府的决心和全面跟进。

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也向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由于城市地下管线种类繁多,且涉及管线单位众多,各自诉求不同,因此如何在推进过程中协调好各管线单位的诉求和利益,难度也不小

不过,在融资模式创新、建设成本逐渐下降以及国务院的不断推进下,地下管廊建设有望驶入“快车道”。其中,东三省、西南地区及刚设立的雄安新区等将成为地下管廊建设的密集地区。


雄安管廊投资或上千亿

地下综合管廊是“城市地下管线综合体”,被称作城市的“血管”和“神经”,担负着输送介质、能量和传输信息的功能,是城市的“生命线”。

继国务院2013年对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提出要求后,住建部2014年10月提出,用3年左右时间在36个大中城市启动地下综合管廊试点工程。国务院办公厅2015年又印发了《关于推进城市地下综合管廊建设的指导意见》。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还印发了《关于进一步加强城市规划建设管理工作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进一步推动地下综合管廊建设。

在国务院的持续推动下,各地方开始高度重视地下管网等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强调地下管网等基础设施是城市的“里子”,需要着力补上地下管网等城市基础设施“短板”。目前,多省市已主动积极出台相关规划,地下综合管廊建设正加速推进。

据第一财经记者统计,我国东三省和西南地区将成为地下管廊建设的密集地区,目前两区域新开工地下综合管廊建设项目合计占到全国新开工总量的34.8%。另一块不容忽视的区域就是刚成立满一个月的雄安新区。

东北证券认为,相比其他城市,雄安新区从无到有,没有历史包袱,铺设地下管廊的成本更低、阻力更小。雄安三县环绕白洋淀,区域内水资源丰富,本身对地下管廊就有较大需求;此外,作为“千年大计”,雄安将建成绿色智慧、生态优美、产业高端、服务优质、交通快捷的新型城市,开展地下管廊建设具有极高的确定性。东北证券测算,雄安新区远期地下管廊投资甚至可达千亿级。


如何解决“75.41公里”的尴尬

作为国务院持续推进的项目,地下综合管廊的建设难度并不小。

根据住建部2014年提出的要求,城市新区、各类园区、成片开发区或新建道路要同步建设地下综合管廊,老城区要结合地铁建设、河道治理、道路整治、旧城更新、棚户区改造等,逐步推进地下综合管廊建设。

然而,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工程进度缓慢,效果并不显著。兰格钢铁研究中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全国已建成的城市地下综合管廊总长度仅为75.41公里。

在实际规划建设中,由于城市管线种类10余种,涉及管线单位20多家,政出多门,如何建?如何管?相关企业或从安全性、技术性考虑,或从本企业利益出发,均有不同诉求。

不过,王国清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地下管网这样的涉及多个主管单位的市政类工程,须由政府整体推进才能见效,因此在国务院指导意见发布后,效果开始逐步显现,各地地下管网建设呈现比较好的增长态势。”

巨大的建设投资和高昂的运营管理成本,也是制约综合管廊发展的主要因素。

与传统管线铺设方式相比,地下综合管廊的前期一次性建设费用比传统直埋形式的建设成本高出近一倍。据住建部测算,使用寿命为50年及100年的地下综合管廊,每公里建设运行成本分别为1.6亿元及2亿元。

由于地下综合管廊投资巨大、成本高昂、回收期长及设计寿命期许高,相当一部分地方政府因总体财力的捉襟见肘,在开发建设上呈现出“想上”而又“上不起”的矛盾与纠结心态。

前些年银行也普遍以传统信贷形式来支持地下管廊项目的建设,然而,有关负责人表示,由于管廊项目投资大、回收期长,回报率也不高,因此在银行的信贷体系中相对不受重视。

中建政研综合管廊事业部总经理、财政部PPP入库专家宋志宏表示,即使目前PPP热火朝天,但金融机构却十分谨慎,提供融资服务的主要是政策性银行如国家开发银行、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近两年来,PPP模式引入综合管廊建设项目后给管理方式带来了新的变化。

通过PPP模式开展地下综合管廊建设和运营,将成为解决地下综合管廊建设中长期投资的重要途径和来源。据测算,在2016年,PPP项目数量和落地率不断提升。其中投资额居前的贵州、山东、四川、河北四省的管廊投资额924亿元,约占四省PPP 项目总投资的2.2%。

PPP是一个主要发力点,但从落地情况来看,PPP在管廊项目建设中的投资占比并不高。专家表示,还是要创新业务模式,可以考虑投贷联动或资产证券化等方式拓宽融资渠道。